2019年08月24日 天气状况良好时,多到户外活动,并可适当增加户外活动时间。

信息资讯

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首页?>?知识产权

制售假冒同仁堂药品判赔百万元

2019-03-15 09:17:37

? ? ? ??因销售假冒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梁某英、李某添等人被起诉商标侵权。2015 年5 月12 日,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检察院(下称荔湾检察院)向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下称荔湾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梁某英、李某添等人犯销售假药罪。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公司)向法院主张梁某英与李某添侵犯了其第171188 号“同仁堂”注册商标专用权,并索赔经济损失。荔湾法院一审判决二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6 万元。同仁堂公司不服,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该上诉案作出二审判决,依法改判二人赔偿同仁堂公司经济损失100 万元。

? ? ? ?据该上诉案承办法官介绍,安宫牛黄丸属于急救药品,假冒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不仅损害到同仁堂公司的经济利益,更关系到社会公众的切身利益和用药安全,社会公众可能因服用假药而耽误抢救时机,社会危害性严重。二审法院考虑到该案侵权的特殊情节,适用法定赔偿判令赔偿数额,判令侵权人赔偿权利人100 万元,希望通过加大损害赔偿力度的方式来展示裁判对社会公众行为的指引作用。


制售假药依法判刑


? ? ? ?荔湾检察院公诉称,自2014 年开始,李某标伙同吴某珍、李某浩等人将获得的假冒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及假冒外包装盒进行包装、销售。梁某英伙同李某添以35 元一粒的价格从李某标处购买假冒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后在其经营的医药中心以60 元至90 元一粒的价格销售牟利。2014 年12 月12 日,李某标在与梁某英交易假冒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时被当场抓获,民警现场缴获假冒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900 粒及赃款3.15 万元。梁某英被抓获后,民警在其居住的地方查出假冒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2180 粒。经同仁堂公司、同仁堂制药厂、广州市越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被查扣的上述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均为假冒药品,价值共计207.4 万余元。

? ? ? ?对于荔湾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梁某英与李某添等人均表示没有异议。2016 年3 月30 日,荔湾法院作出的(2015)穗荔法刑初字第654 号民事判决书,李某标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5 万元;梁某英犯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10 万元;李某添犯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并处罚金5 万元。

? ? ? ?一审庭审中,同仁堂公司明确主张梁某英与李某添共同实施了商标侵权行为,并依法索赔相应的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荔湾法院经审理认为,鉴于同仁堂公司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因侵权行为遭受的经济损失或梁某英、李某添侵权获利的具体数额,因侵权造成的直接损失或因侵权所得利润难以直接计算确定,在参考梁某英、李某添的相关陈述,并根据梁某英、李某添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持续时间、侵权后果、被侵权注册商标的知名度等因素后,酌情确定二人赔偿同仁堂公司经济损失等共计16 万元。


二审改判赔偿百万


? ? ? ?一审判决后,同仁堂公司不服,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法院改判二被告赔偿经济损失300 万元。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该上诉案的主要争议焦点问题在于一审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是否合理。

? ? ? ?对此,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依照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梁某英、李某添的行为侵犯了同仁堂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损害赔偿的侵权责任,由于其商标侵权不仅损害了同仁堂公司的经济利益,而且假冒同仁堂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向社会不特定人员销售假药的行为,对国家、社会也将造成严重的危害,基于安宫牛黄丸的特殊功效,甚至可能致使消费者因服用假药而危及生命,所以即使承担刑事责任,仍然需要通过对其加重民事赔偿责任的方式向社会提供明确的信号。司法必须通过加大损害赔偿力度的方式来展示裁判对社会公众行为的指引作用,司法应当对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利益的行为采取严厉的态度,通过提高损害赔偿数额来维护公平正义,司法裁判的正向引导功能不能缺席。法院在审视赔偿金额时必须要正视加大药品食品安全保护力度的必要性,通过判决来彰显司法公信力。

? ? ? ?在该案赔偿金额确定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应基于以下因素进行考量:第一,梁某英、李某添通过分工合作方式共同故意实施了销售被诉侵犯“同仁堂”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情节较为严重,社会的危害性巨大;第二,药品关涉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财产安全,假冒商标使用在药品上,不仅涉及到同仁堂公司的经济利益,而且关系到社会公众的切身利益和用药安全,且安宫牛黄丸属于急救药品,在病人发生紧急情形下具有救命的功效,社会公众会可能因服用假药而耽误抢救时机,社会危害性更为严重;第三,“同仁堂”商标为驰名商标,社会知名度较高,经过长期的使用,显着性较强,在假药上使用该商标,不仅危害社会公众用药安全,而且会危及同仁堂的商业信用和商品的美誉度;第四,二人自2014 年就开始进行销售假药,持续时间较长,被诉侵权的假药销售数量也很巨大,社会危害性以及其主观恶意程度均较为明显。

? ? ?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基于以上二人共同销售侵权情节的考量,依照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依法酌定梁某英、李某添连带赔偿同仁堂公司100 万元。

(中国知识产权报)